中医胡乱开方,是否具有科学性?

解涛 2019年03月26日



关于中医的最大争论首当其冲就是其是否具有科学性 



▲上篇文章关于中医的争论   


很多人在诟病中医是伪科学的同时,喜欢将中医胡乱开方作为自己开出的第一枪。


他们认为中医只是单纯的凭经验来开所谓的方子,治病也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根本没有科学性可言。


们总喜欢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事物,而对事物本身的优缺点却不进行充分考量。


我们在这里要告诉大家,中医发展至今早已从原来的草药学、经验医学变为一门真正的“医学”。


中医治病讲究“一脉一症得一方”,“脉”与“症”就是我们治病的证据所在。


有些人会问,既然“一脉一症得一方”,那为什么不同的中医会开出不同的方子呢?


首先,如今中医在国内的发展可谓是鱼龙混杂,教育上的缺失以及一些别有用心之徒利用中医药大发横财,都是造成中医良莠不齐的原因。


所以一些患者可能在看中医的时候经常会碰到胡乱开方,一开一个月中药等现象。


但真正的中医在治病开方上有着完整的逻辑和选择。


▲中医开方用药


中医在治疗疾病上主要有三种选择:主之,可予之,随症治之。


在针对病症明确的单系统疾病时,中医在用药上会严格按照自身逻辑,给出的药方也是相同的;但在多系统疾病上,则会根据病情进行临床把握,再辨证论治。


这一点西医同样如此,一些重大疾病上,西医会开展临床会诊,制定多种治疗方案来进行选择。


中医开方和西医临床会诊一样,都只是一种治疗手段的体现。难道你能因为治疗手段的多变而批评其不科学性。


以此论之,西医又有何科学性可言? 



▲人体复杂的系统


而且我们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开放性系统。很多时候,我们碰到的疾病往往虚实交杂、寒热往来。


这个时候就需要考验一个中医的临床把握能力,先驱寒还是先驱热,是扶正祛邪,还是驱邪扶正,此时中医的用药当然也大不相同。

 

中医有一句老话叫做:用药如用兵。


一种同类型的中药可选择的就有十几种之多。再加上,每个中医对药物的理解又有所不同,在治病时,一些中医当然更喜欢选择自己熟悉的药物。


这也是中医开方具有差别性的原因之一。


当然中医的确有自身的不完善之处,其中中药的滥用造成身体的一些毒副反应,而个别人士和组织却由此断定中医为“伪科学”。


反观西医刚进入中国时,民国时期的梁启超为了不给民众造成错误的认知,即使是被割错了肾脏,依旧认同西医治疗的科学性。


所以我们对待医学,不能具有狭隘性,不能单纯的凭某一方面,来全盘否定一个事物的存在。


斯蒂芬霍金曾说过:知识的敌人不是无知,而是已经掌握知识的幻觉。爱因斯坦也说过:不假思索地尊重权威是真理最大的敌人。


所有事物的发展都需要不断进步,医学同样如此。


但医学的发展并不是所谓的递进兴亡关系——新的出现旧的消亡,而是一种长期并存的关系。


▲医学的发展


如今的中医在海外备受认可,很多国家、企业都认同中医药在现代医学上的贡献,支持中医在未来的发展。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在今年1月份发表了一篇名为《未来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忽视正在诞生尖端治疗方案的传统中医药》的特别报道。 


▲刊载文章掠影 



▲刊载文章掠影 


而我们国人却依旧停留在中医是否科学之上。


令人不解的是,如果你问他什么是科学,他可能自己也搞不明白。

 

科学是什么,没有人关心;中医是什么,也没有人关心,但又莫名其妙的关心中医是否科学?

 

更神奇的是,对于这样一门专业性不低的学科,外行们对它评论的却是头头是道,试问是谁给他们勇气参与到中医是否科学这个“骂战”之中?

 

所以我想这恐怕早已不是医学之争。

 

这只是一群标榜着“科学”,打着“赛先生”的旗号,带着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姿态的“科学斗士”独自的狂欢罢了。

 



附:《未来医学:长期被西方科学忽视正在诞生尖端治疗方案的传统中医药》部分内容


文章说道,从北极到亚马孙,从西伯利亚到南太平洋,许多文化都发展了自己的传统疗法,但中医药拥有最古老的持续医学观察记录,是有待现代医学深入发掘的“最大宝库”。


文章还提到,在健康领域,很少有话题比中医药引发的争论更激烈,许多医生认为中医药是伪科学。但当西医治不好时,许多美国消费者转向中医寻求可能解决办法,尤其是被纳入部分美国保险计划的针灸等。


同时,欧美及亚洲许多大学的科学家利用现代科学分析中医药,希望寻找癌症、糖尿病和帕金森病等疾病的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