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进化至今,真的不是为了吃素

解涛 2018年04月25日
人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肉的? 
150万前的一块2岁幼儿的头骨,已经帮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骨碎片所代表的营养不良现象与饮食中缺乏肉食有关


在这块头骨的研究中,美国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人类学副教授查尔斯·慕斯巴发现这个孩子死于肉类缺乏,这足以证明当时的人类已经习惯于食肉,并且靠它生存。

 

在历史上,由于政治、宗教等等原因,肉食的确有过或多或少的反对。


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养生学派提倡所谓的“素食主义”,提出纯吃素有利健康,这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01-


远古时代的吃肉习惯

 

那么人类是什么时候开始把肉当做主食?

 

这要从500万年前说起,地球的气候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来茂密的热带雨林变成了一片大草原,食草动物的繁衍,人类可以吃的树叶、花朵、果实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我们的祖先就把心思打在这些食草动物之上。



 石器时代的人类


根据化石记录,340万年以前的南猿时代,我们的老祖宗们就已经会用石器餐具吃肉了。大约在250万年前,石头工具即被用于宰杀猎物,一些动物骨骼上也都残留着相应的痕迹。

 

人类开始吃肉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味道,更是人类进化的需要。根据《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期刊上发布的研究,我们的祖先之所以能进化,繁衍更多的后代,主要因为他们是“肉食动物”。



-02-

 

中国人的吃肉习惯

 

在先秦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已经能够熟练驯养六畜,而新鲜的蔬菜种类偏少,比起肉类更加珍贵,所以吃肉就成了中国古代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

 

到了农业社会,牛作为耕田犁地的重要劳动力,受到异常保护。《礼记·王制》中规定:“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

 

但天子诸侯仍然拥有特权。


《国语·楚语下》记载了当时的食肉规矩:天子可以吃被称为“太牢”的祭祀用牛羊猪三种牲口,诸侯吃牛肉,卿吃羊肉,大夫吃猪肉,士吃鱼肉,只有在五谷丰登的时节,普通百姓才能在饱腹没有危机时开荤吃肉。

 

到了秦汉时期,牛更是得到了司法保护。秦朝法律里有“盗牛者加(枷)”,偷盗耕牛的人会被施以枷刑。到了汉代,私自屠牛吃肉的人会被判死刑。



 秦汉时期的耕牛


唐宋时期,法令规定老死或病死的耕牛可以剥皮买卖或自己吃肉。北宋杀牛需要向官府报告,私自杀牛得判一年半拘押,南宋刑罚翻倍。


在宋代,肉类饮食上最有发言权的当属苏东坡。

 

他在京城做官时“十年京国厌肥羜”,吃腻了羊肉;而想当官的读书人中间却传颂着“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意思是学到苏文技巧,就能做官吃羊。

 

当时,宋神宗的开封御膳房一年消耗羊肉434463斤4两,常支羊羔19口,猪肉4131斤。

 

关于猪肉,苏东坡在《仇池笔记》中也有记载:“黄豕贱如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不仅富人不屑食用,连穷人都懒得吃。


但当他被贬杭州后,没有了吃羊肉的特权,也爱上了“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的红烧肉, 更发明了“东坡肉”这一形式的做法,一举改变了猪肉“贫贱”的地位。

 

元朝之后,牛肉飞进寻常百姓家,而猪肉则被皇室贵族接受。明朝皇帝过年也吃起猪灌肠、猪肉包子和烧猪肉。

 

到清朝,猪肉更成为了汉族民间的主要肉食,美食家袁枚在《随园食单》里写道:“猪用最多,可称‘广大教主’。”

 

 

-03-


不吃肉的日本人

 

很多人对日本的神户牛肉津津乐道,但他们肯定想不到日本有长达1200年之久的拒绝肉食的习惯。

 

大约在五世纪,中国佛教的传入,征服了日本贵族阶层,他们接受《涅槃经》等佛教教谕,认为杀生、吃肉是罪孽。


在天武天皇统治期间(675年),日本发布了最初的禁止食肉敕令。禁食肉的对象主要为兽类,不包括鱼类和禽类,另外兔肉也被视为禽类,可以食用。禁止食用和狩猎的动物是牛、马、猿、犬、鸡,而鹿与猪则不在此列。

 

到了明治维新时期,日本从御敌炮舰到洋袜袖扣,全国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渴盼“脱亚入欧”。

 

但是由于长期不食用肉类,当时日本16.7%的役男身高都不足151.5厘米,根本无法服役,也无法远驾驭西洋高大的炮舰。

 

后来在西方考察团参透洋人身材健壮的原因后,明治天皇在1872年解除了“禁肉令”,尽管他讨厌吃肉,仍然强忍不适给国民带头示范吃牛肉。

 

在这长达1200多年的素食历史里,直接导致了日本国人身高和体重的严重偏低。就拿日本战国时期来说,“天下布武”的织田信长只有166cm(在当时已经算高),后来的继承人丰成秀吉更只有144cm,最后吃了大饼的德川家康也只有159cm。


 

日本战国时期


若非明治维新时,日本著名的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向天皇大力倡导吃肉,改变日本人的饮食结构,增强国民健康体质,可能之后日本与周边国家的战争结果都要重新改写。

 

到了现在,一个半世纪的过去,日本人的吃肉量有了大幅的上升。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调查统计结果,日本每年人均吃肉量为45公斤,排名全世界第73位,处于中等水平。

 

在大量吃肉的影响下,日本人的整体身高也有了明显的上升,男性平均身高达到170左右,女性则有158左右, 一举摆脱了矮小瘦弱的尴尬局面。

 


-04-


人类——杂食动物

首先,从我们的牙齿结构来看,人类既不同于草食性动物的牙齿扁平,也不同于肉食性动物的牙齿锋利,更多的是二者兼而有之。

人类上下左右各有切齿2颗,犬齿1颗,磨齿5颗,共有32颗。也就是说,既有草食性动物的切齿和磨齿,又有食肉动物的犬齿。

切齿像刀子,适于切断食物,用来切蔬菜水果;磨齿像磨盘,适于磨碎食物,磨五谷杂粮;锋利的犬齿用于撕裂食物,是吃肉用的。这就很形象的说明了——人是杂食性动物。

其次,从消化系统解剖也能证明人类是杂食性动物。

食性动物的小肠长度比肉食性动物长得多,约为身体(躯干)长度的8~10倍,而且肠道道壁多纹路皱褶,盘在腹中,以减缓食物在肠道中的通过速度。

与此同时,草食性动物的唾液中一般都含有一种叫做唾液淀粉酶的消化液,用于消化食物,所以,其食物的消化过程在口腔中就已经开始了。

植物性食物的特点是体积庞大蓬松,含有大量的粗纤维,不易腐烂,需要较长时间的消化吸收。


也就是缘于此,草食性动物摄取食物时,需要先在口腔中将食物细细嚼碎,并与唾液淀粉酶充分混和后,才能送入肠胃中进一步消化吸收。


动物的生理结构


肉食性动物,如狮子,狗,狼,猫等,都有着非常“简短”的消化系统。肉食性动物的小肠长度大约只相当于身体(指躯干,不计头部和四肢)长度的3倍,而且没有更多皱褶。这种解剖结构,十分有利于肉类食物的消化吸收和及时排出体外。

而我们人类的肠道长度是身高的4~5倍,如果从门齿算起,包括口腔、咽、食管,一直到胃的贲门,大约0.4米;由胃的贲门到胃的幽门,也就是胃的全长约0.3米;小肠长约3.5米,大肠约1.5米;直肠到肛门约0.15米,总长度大约为6米左右。

介于草食性动物和肉食性动物之间。

另外人类之所以能进化到现在这样,最主要的还是来自大脑的进化,大脑的进化使我们能够思考、学习、创造。


而从纯素食到开始吃肉,这个转变对于大脑的进化提高能量摄入有着重要的作用。


如果没有肉食这种高能量饮食的供给,我们的大脑绝不会如此快速的进化和运转



-05-


饮食的天道

 

纵观人类的进化史以及解剖生理结构来看,人类既不适合纯素食,也不适合纯肉食,我们是一种杂食动物。


那么我们在饮食在该如何正确应对呢?


饮食其实需要顺应四时,顺应一天的时辰,要达到温度的平衡,营养的平衡,消化代谢的平衡,过偏于某一种食物都是不对的。


我们要吃多样的食物,但不能同时吃,要分开吃,一次吃太杂或太多都对消化吸收不好。

 

中华民族讲究中庸之道,在饮食上我们同样如此,不能过急、过激,也不能太消极。比如说像美国人的饮食,大寒大热。他们吃油炸、高热量食物,为了中和热性,再饮用冰水,哪怕在冬天或是大寒的时候依旧照饮不误,最后的结果,一个个都患有肥胖、高血糖等各类疾病。


总之饮食需要顺应循环系统的规律、体液变化的规律,这就是饮食的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