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他陪我等到了胰岛再次“醒”来的这一天

小小瑞 2018年07月19日


▲开班同期学员发朋友圈感慨


本文阅读需要5分钟


“这是老伴儿,我的女神、保护神,我离不开她……”听到年近古稀的张爷爷这一番话语,吕奶奶在镜头前满脸通红,如少女般羞涩地笑了起来。


北京6月降糖班开班第一天,药房门口闪过一个身影,直奔护士站。我问身旁的药师:“刚刚过去的是谁?”


“吕奶奶呀,哎,你看,这不是张爷爷也跟着过来了吗?”


如果不是见过老两口初到降糖班时的样子,任何人不会看出——现在健步如飞的吕奶奶,是心脏搭过支架、走路都要由老伴儿搀扶、两个月前每天还要靠二十多个单位长效胰岛素外加速效救心丸勉强度日的“老病号”……


班期结束时,老两口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娓娓道来近二十年之久的“抗糖之路”。



▲吕奶奶与张爷爷接受采访


1、患病20年:看骨科却被要求打胰岛素


1998年,不知是否出于工作忙的原因,吕奶奶开始发现自己每天口渴得厉害,喝水简直都快到了拿水当饭吃的地步。


到医院一检查,结果竟发现血糖高达21mmol/L!但与多数糖尿病初期“自我感觉良好”的糖友一样,吕奶奶根本没放在心上。


可是,吕奶奶的体重却开始从139斤迅速消瘦到只有104斤……


转眼到了2006年,一次偶然的住院经历,彻底改变了吕奶奶的人生轨迹。


当时由于膝盖和腿疼得厉害,孩子带吕奶奶住进了医院治疗。可纳闷的是,本来明明住的是骨科,却来了位内分泌科专家问诊。


原来,那天吕奶奶吃完早饭后过来已接近晌午,医院照例进行了一次入院前化验检查,结果发现血糖仍在12mmol/L左右……


就这样,原本过来治疗腿脚的吕奶奶,误打误撞地被骨科请来了内分泌科医师重点治疗血糖。


2、从抵触到接受:胰岛从此“一睡不醒


了解吕奶奶的既往情况后,医生要求吕奶奶停止以往服用的西药,尽快接受胰岛素治疗。


一直以来,在许多人的观念中,治疗糖尿病一旦开始使用胰岛素,就要伴随终生——吕奶奶也一样。


于是,据吕奶奶回忆说:当时医生连续3天都过来劝服自己接受打胰岛素,但自己十分害怕、抵触,也就这么拖着。


直到后来有一次,医生讲了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对于血糖高的人来说,分泌胰岛素的胰岛就像一头“病牛”,这时只用西药刺激的话,无异于让生病的胰岛继续工作,就像是“鞭打病牛”。


这一下子让吕奶奶觉得好似也有几分道理。最终,在医生的坚持下,吕奶奶接受打胰岛素,想着暂时让自己的胰岛“睡”一下,休息休息。


不曾想,最让吕奶奶担心的事却发生了:自己的胰岛这一“睡”,就是十几年……


3、用药:“加法”易做,“减法”难行


如今,对于医生治病来说,最简单的莫过于“加法”,最难的则非“减法”莫属。什么意思呢?我们的解渤医师曾举例解释:



▲解渤医师过往“减法”成功案例


相信很多患者都有这种经历,吕奶奶也一样:原来在医院里就是“加法”,医生只给加胰岛素用量、加西药药片儿数量,从来没有减撤。


从那次住院打十几个单位胰岛素开始,吕奶奶用药量最多的时候要打22个单位中长效胰岛素,可血糖还是在15~16mmol/L左右徘徊。


另外,体重在胰岛素作用下,又重回130斤左右;同时,血压开始增高;血脂粘稠,抽出来的血都是乳糜色,3根血管全堵了,2016年被迫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不过,最让老两口苦不堪言的,还是每天不时出现哆嗦、心慌、出冷汗等症状的低血糖。


我曾发现一个细节:吕奶奶的手机每天被设定了十多个闹铃,是孩子用来提醒她加餐、吃药、打胰岛素等……


这份隐藏在闹钟里害怕血糖忽高忽低的孝心,虽然不免为之触动,但更让我感受到了子女的万般无奈。


4、仅2个月:将“减法”进行到底


所幸的是,吕奶奶听孩子说在美国结识了一位能治疗2型糖尿病的中医。一开始,虽然根本不相信,可亲眼看到有那么多从解渤医师手里走出去的康复案例,于是,子女迫切希望吕奶奶去试试。


2018年4月,首次参加我们治疗班的吕奶奶,经过系统治疗已有了大幅好转,但还没有完全减掉胰岛素;6月底开班过来,尽全力将“减法”进行到底:



▲吕奶奶血糖记录情况


6月27日晚上,连续多日晚餐前后血糖正常的吕奶奶,终于停止了每晚餐前使用的7个单位胰岛素;紧接着,6月30日,早晨11个单位胰岛素也停掉了,血糖保持在5~7mmol/L之间,每天仅服用半片吡格列酮。



▲吕奶奶胰岛素使用情况


望着手机上“方大师”里解医师给出的“0胰岛素”使用要求,吕奶奶长舒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扎针了……


吕奶奶还跟我们透露个惊喜:因为心脏问题和血管严重硬化,一走路就手麻、水肿,医生曾建议血压控制在150/100就行;但现在手不麻、不肿了,血压在采访当天也是137/80。



▲吕奶奶—北京第四期降糖班留念


也难怪在采访的最后,看得出吕奶奶很是激动,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凝聚成了一句:“感谢解博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5、老伴儿:20年一路过来,3点变化最直观


作为朝夕相处的老伴儿张爷爷,补充了吕奶奶如今还有3点最直观的变化:


1.走路。以前走几百米都会犯病,现在吕奶奶走路的速度,简直自己都追不上了;


2.血糖。减除胰岛素的同时,血糖稳定在5~7mmol/L,没再出现低血糖了;


3.体重。与98年刚发病时迅速消瘦完全不一样,现在自然健康减重10斤了。


当然,张爷爷更以一个旁观者、亲历者的身份,与吕奶奶尝试过很多所谓的降糖路子——归根到底无外乎打胰岛素、吃西药,或在保健品里掺杂西药降糖成分等的骗人把戏。


这里是我觉得国内唯一一家继承并发展创新了中医的康复机构,用中药、针灸、饮食、运动方案,综合地、真正地恢复人体自身健康。”


采访结束之际,为了表达谢意,老两口深深鞠上了一躬:


“感谢所有医护、营养师、技术人员,让这里像家一样温馨、温暖;也希望软硬件不断研发、推广,给更多的糖友与家庭带去重生的曙光。”




最后小编谨代表全体工作人员衷心感谢两位的认可,毕竟病友康复的颜笑,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


同时,也正如张爷爷所言:作为医护工作者,我们始终应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不忘初心,为中医正名,更为人类的医疗事业,贡献出自己应尽的力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