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医学“高考真题”,看完我陷入了沉思...

小小瑞 2018年06月12日


本文阅读需要5分钟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大戏,作为一生的“智商巅峰”时期,无论是美帝的English,各类公式的数学,文人骚气的语文,还是库仑定律、离子共存、元素周期、唯物辩证、有丝分裂、热力环流、礼易春秋(这些都是百度的),面对这些问题我们都不在话下。


等到高考一结束,对不起,我只是一个会玩手机的咸鱼。

 



很多朋友可能不服,可以,我们接受挑战!

 

下面是一套中医科举考试原题是宋代国家医学考试试题集,来源于宋太医局诸科程文格注释》。



▲宋代医学题库


该书是我国最早的国家中医试题集,全面、完整,且附有详细的标准答案,是中医史上珍贵的历史文献,对我们研究古代中医教育、考试、选拔、任用等制度有着巨大的帮助。


我国自宋代始,中医考试纳入国家计划,统一命题,三年一次,八月开考,中选考生来年春二月参加京城省试。

 

考试分为三科:方脉科、针科、疡科

 

考试内容:


方脉科以《素问》、《难经》等为大经,以《诸病源候论》、《眼科龙树论》、《千金翼方》等为小经,


针科和疡科则无《脉经》,增加《针灸三经》等。

 

试题的具体内容包括墨义、大义、脉义、假令论方义、假令法、运气等。

 

考试成绩分为上、中、下三等,标准为“十全为上,十失一为中,十失二为下,全愈不及七分,降舍;未及五分,屏出学”。

 

也就是说十分为满分,属上等;九分为中等;八分为下等;七分以下不及格,处以降级;五分以下为劣,处以退学。



▲宋代科举考试


下面就是宋代医学“高考真题卷”:


墨义(中医基础理论)


第一道


问:故治病者,必明天道地理?


按:按本题出自《素问•五常政大论》,即要求默写“天不足西北”至“故治病者必明天道地理”原文,所谓墨义即是默写题。



 

脉义(脉诊)


第一道


问:人之居处、动静、勇怯,脉亦为之变乎?


按:本题出自《素问•经脉别论》,但并非要求默写,而是要考试者自已理解和发挥。


PS:一时半会,老中医可能也写不出来。刚刚查了一下原文,好长的一段,就算照着抄可能都抄不利索。




大义


第一道


问: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


按:大义也是考察对经文的理解,内容则涉及基础理论的各个方面。要求用基础理论来解释上面的句子。

 

PS:不好意思走错考场了!


 

假令论方义(方药、伤寒)


一道


问:《素问》所载,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南方赤色,入通于心;中央黄色,入通于脾;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北方黑色,入通于肾。皆以脏法五行,色通五脏。至于金石之类、草木之品,无非法象之相符也。


今观《神农本草·首卷》云:丹砂法火色赤而主心。是丹砂色赤,法南方之火,故丹砂之功,可以专主乎心也。如今之方论所载灵砂、桂心之属,皆能治心,亦赤色之类,如麦门冬、远志之辈,亦治心之药,而色不赤,何也?


诸君以医为业,所当讲论,请陈其意而毋略。




按:本题专门讨论药性理论或处方方解,涉及《内经》、《本草经》、《本草图经》等多种著作,想答出此类题目,必须对中药理论有较强的分析归纳能力。逻辑思维也很重要

 

二道


窃详治伤寒之法,汗下之后,其脉静者为病已解。今云太阳病下之后,其脉促者,此为欲解。


复有太阳桂枝一证,“医反下之,脉促者表未解也”。


两证据属太阳,皆言下之脉促,一云欲解,一云未解,理何如哉?


由《本经》云:“阳胜则促”。此皆病脉也。大抵促非平脉。今云欲解者,必有说焉。


余者七脉,皆为下后之病脉,独以促脉为欲解者,未审立法之意何如?请陈其论?


按:本题考查的是对伤寒论内容的理解,涉及到了病症的转化、传变还有脉证的变化

 

PS:完全不知该怎么回答,考完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种地吧。




假令法(临床辩证)


第一道


问:假令虚劳盗汗候,目即节气,当得何脉?本因是何脏腑受病?发何形候?即今宜用是何方药调理?设有变动,又当随脉如何救疗?


各须引本经为证及本草逐药主疗,所出州土、性味、畏恶、正辅、佐使、重轻、奇偶及修制之法、处方,对答?




按:本类假令题是综合性最高的一类题目,涉及到了病候、脉诊、节气(“目即节气”即按答题当时节气之意)、治法、变证、方药等多方面,需要引用《内经》、《神农本草经》、《诸病源候论》等诸多医书内容。

 

PS:要想答出这道题来,不把上面书读个十遍八遍是不可能的了,要想及格,那必须得把这些书背下来了。

 

不得不承认,就算开卷考试,很多人也极有可能不及格。



……


不过,正是在太医局考试的影响下,宋金元时代医学界对《伤寒论》的研究形成了一股热潮,出现了一批研究专著

 

如庞安时的《伤寒总病论》、韩祇和的《伤寒微旨论》、朱肱的《南阳活人书》、郭雍的《伤寒补亡论》以及许叔微的伤寒论著三种:《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伤寒九十论》等,金代成无已的《注解伤寒论》和《伤寒明理药方论》更是研读伤寒必不可少的名著。

 

这种繁荣的景象,与医学考试有关密切的关系。


甚至张仲景为后人推崇,尊为医圣,也是在这之后开始的。

 

可是时至今日,为什么很多国医大师都感慨现代教育培养中医博士都不会看病?


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学校没有教学生如何看病。


中医基础理论课上不讲内经,方药课上不讲药物产地、炮制,中医内科学没学节气变动。


真正用来看病的内容都没学,中医的精髓没有掌握,学子们又怎么会用中医来看病呢?


实践出真理,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有着深刻的道理。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医大师,其实很简单,常读先贤巨著,将理论与实践结合,知行合一,辨证思考,这才是真正的学习中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