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 Spade创始人自杀,抑郁症是否也在吞噬你的家人?

小小瑞 2018年06月07日

一个设计出如此阳光产品的人, 

会选择用如此黑暗的方式离去;

一个给了无数女性生活期许的人, 

竟用如此绝望的形式逃离人世…



▲ Kate Spade品牌创始人





拒绝介入医疗

只因担心品牌形象受损



媒体报道,北美时间6月5日上午10点20左右,在纽约曼哈顿公园大道的寓所,管家走进Kate的卧室,发现了一条红色的围巾,围巾一头拴在门把手上,另一头紧紧卡在女主人的脖子上,此时的Kate已经没有了意识。纽约警察赶到后,宣布Kate当场死亡,年仅55岁。


她设计的包包款式新颖,以颜色缤纷亮丽充满青春活力而声名大噪,多年来都是时尚可爱的专业代名词。《纽约时报》评价:对美国女性而言,购买一只Kate Spade包,更像是一种成年仪式。


Kate的死亡动机猜测纷然,但她姐姐透露:Kate已受抑郁症困扰多年,却拒绝服用任何药物与医疗介入,因为害怕Kate Spade无忧无虑(Happy go Lucky)的快乐品牌形象会因她的病症而受到致命影响。


在自杀前的某次聊天中,Kate曾对姐姐说,“我知道你讨厌葬礼,也不想参加,但是请你一定一定要来参加我的葬礼。”姐姐被吓到了,问她是不是想自杀,但Kate矢口否认——直到姐姐最终收到那还是令人心碎的噩耗。




设计风格如此青春活泼设计师,依然无法逃过抑郁症的黑暗侵袭,Kate的溘然离世,让无数人惊愕不已,也让“抑郁症”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女儿Chelsea发文悼念:


“我奶奶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给了我第一个Kate Spade包,那个包她我还保留着。我的心和Kate的家人朋友、以及爱她的人同在。”


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女儿Ivanka,发推特悼念:

“Kate Spade的离开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我们无法感受他人所经历的痛苦。如果你正与抑郁作斗争,请及时寻求帮助。”






风光无限的事业

将创始人推向绝境


80年代,Kate Spade在亚利桑那州大学就读新闻专业时,结实了她今后的丈夫Andy。通过在纽约时尚杂志《Mademoiselle》的7年编辑经验,1993年,Kate和丈夫一起创立了同名品牌Kate Spade,并在曼哈顿开店,由此陆续成为了时尚界的获奖宠儿。她的名字也逐渐成为了俏皮少女心的代名词。


时尚女魔头、《Vogue》杂志的安娜·温图尔曾这样评价Kate:


“Kate Spade拥有令人羡慕的天赋,她能准确地理解世界各地的女性想要的东西。



从卖包包打响第一炮后,Kate之后又推出了饰品、服装、香水以及生活家居系列用品。同样的明媚、粉嫩,品牌特征非常强烈明显,寄托着女孩们的美好愿望,仿佛看一眼就窥到了青春的甜蜜。因此深受大众的追捧和喜爱。



然而看似风光无限的事业,竟还是将创始人推向了最终的绝境。认识Kate数十年的好友、名设计师Phillip Bloch,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发出“高处不胜寒”的感慨。


他把Kate的抑郁归结为时尚业让Kate压力山大,这个产业永远在追求新鲜,但缺乏忠诚度,没有人会真正懂得爱和尊重,当然也没有人会停下脚步倾听别人的心声。

 

“如今,时尚业变得越来越难了。人们不得不承受很多压力,零售业就是个灾难一般的存在。每个人都可以今天爱你,明天爱他,谁知道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狭隘而肤浅的世界,没有人愿意倾听Kate的声音,显然她抑郁极了。







2/3的患者想自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抑郁症患者达3.4亿人,在全球10大疾病中名列第5,预计2020年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疾病。


▲ 世界抑郁症的患病率


在这些抑郁症患者中,2/3的患者都有过自杀的念头。抑郁症成了躲藏在我们身边的隐形杀手,无数人可能因为忽视它的存在,最终无法排遣走上绝路。


美国著名抑郁症问题专家史培勒说:“这种病(指抑郁症)往往袭击那些最有抱负、最有创意、工作最认真的人。”


2014年,曾获奥斯卡奖的著名演员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自杀。这位给大家带去过无数欢笑的喜剧演员,内心早已因抑郁而崩溃。


近日上演“手撕范冰冰”大戏的崔永元,也曾惨遭抑郁症黑手。2002年《实话实说》最火的时候,收视率压力和各类舆论压力等都迫使“小崔”患上了抑郁症,日复一日睡不着觉。他的精神几近崩溃,严重时一直想自杀。



林肯乐队主唱Chester Bennington,《乱世佳人》“斯嘉丽”的扮演者Vivien Leigh,国内知名歌手许巍,业界成功人士张朝阳、任正非等,都曾是抑郁正的受害者。







1/3糖友出现抑郁障碍

抑郁症提升糖尿病风险


而从流行病学相关统计得知,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会出现相关抑郁障碍;而抑郁症患者发生糖尿病的风险会增加37%


在最新一届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EASD)年会上公布的全球研究数据显示,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抑郁症发生率达到10.8%


▲当抑郁症“遇上”糖尿病,并发症出现的风险将会更高  


更糟糕的是,同时患有糖尿病和抑郁症这两种疾病,患者出现并发症的可能性,要比只患其中一种疾病的患者高2倍。


笔者去年就接触过2型糖友:

60多岁的刘女士,糖尿病十几年,伴随眼底出血并发症,每天打24个单位的胰岛素。


3年多的时间里,每顿饭开餐前,自家小孙子都知道提醒一句:“奶奶,你要打针啦!


虽然小孙子的善意提醒让刘奶奶一时很欣慰,但眼见着医疗开销不断攀升,再加上总是听人说“糖尿病治不好,致残、致死率高”,小孙子每天的提醒反倒成了老人家的心里负担,令其一度寝食难安,患上了抑郁症。


参与治疗后解医生逐步停掉了刘女士的24个单位胰岛素,血糖也控制在了5~6mmol/L之间。



▲刘奶奶治疗期血糖数据


看到血糖一天天稳定再加上不用打胰岛素了,刘奶奶自然喜上眉梢,心理上的负担才逐步消除





结尾


其实我们在接触患者的时候,不断发现因为没有及时治疗而造成的不堪后果。拿我们熟悉的糖尿病为例,由于没有及时介入合理的治疗,很多2型糖尿病患者会由于药物和胰岛素等引起的自身免疫反应等,逐步变为1型糖尿病。


和Kate一样的人很多,面对疾病总是抱有鸵鸟心态,或因为不愿从繁忙的事业中抽息,或因为担心品牌受损,再次三番地延后治疗期,更有甚者则面对疾病视之不会。



巴菲特和盖茨所敬仰的“隐士”慈善家,全球闻名的奢侈品免税店DFS创始人查克.费尼曾经说过:

“上帝那里没有银行,每个人都是赤裸裸地诞生,最后又孑然而去,没有人能带走自己一生苦苦经营的财富与盛名!”


也许有时,我们真的需要停一停脚步了,停下来思考到底什么才是我们此生值得真正拥有的。在我们思考的时候,会不会浮现出远行的雁队,苍茫的青山碧水,会不会浮现出父母年迈而慈祥的面庞,或是儿女稚嫩天真的笑颜呢




愿生者康健,逝者安息。 

R.I.P.



▲Kate Spade官网悼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