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流氓的“双盲试验”

解涛 2020年02月22日

对于中医学,有人称之为经验医学。有些是习惯,有些是对中医学的误解,但更多的是轻视,不认同中医学的科学性,因为与从小接受的西方科学教育完全不同。现在的很多学者还是只起到知识传递与贩卖的角色,从未真正独立的思考与追问,而不能为人类的科学进步起到引导与创新的作用。所以中国现在虽然越来越富有,却不够强大,也没广受尊重。


由于中医的治疗方法已经是个性化治疗,是一种因人而异的高级治疗方法,却被号称可以检验药物疗效不二法则“双盲试验”不断攻击。传统模式化的“双盲试验”是为单一成份和线性机械化性质的西医药所设计的,而对于中医药,是使用多种药物组合及辨证施治的个性化整体治疗方案,僵硬的照搬“双盲试验”,疗效不会好。说句不客气的话:简直不具科学性。


由于中医的分证型治疗原理,同种病的不同患者或一个人得病的初中晚期,用药都是不同的。这与西药大相径庭,西药不论什么人,只要是同一种病,就基本一种药从头吃到尾。所以对西药用这种所谓的“双盲试验”是可以应付的,但对中医药用这种机械的方式不但不适合,更不科学。


往往反对科学进步的人,总爱把科学挂在嘴边。科学要永远保持质疑与追问。因为,我们对自己和所处的世界知之甚少。


比如从去年12月份开始的新冠肺炎,并不是用一个中药方子所能解决的。要根据病人在感染病毒后所表现的一系列症状,拟定不同的方药。虽是同一种病毒,但在感染人体后,在人体内会发生一系列的生理变化。


人体自身的内环境是否有利于病毒的繁殖,什么样的内外环境因素会激活或抑制病毒







病毒、人体和环境之间的变化关系以及它们的能量运行机制会引起完全性质不同的病机,表现在空间上为病位,可定为“表病、里病、半表半里”;从能量角度可定性为“阴或阳”,也就笼统的讲“寒热”。又可根据能量的不同空间表现形式再进一步区分为三阴三阳,而且病证还会随时间发生变化:由寒化热,由热变寒,由里出表,由表及里等。


由于人体与病毒斗争中能量在剧烈转变,内外环境随时间的能量转化也时刻影响疾病的进程:究竟人体是否会利用自己的能量清除掉外来的入侵,还是被病毒完全搅乱而崩溃死亡,还是两者相互依存;病毒刚侵犯到人体粘膜,还是己经感染到了内脏?病毒由初期的微量难以察觉,到大量增殖,诱导出人体免疫的反应,免疫反应又是被能量代谢所支配。如果免疫反应不足,人会被病毒杀死;如果免疫反应过激,不但会把病毒杀死同时也会把人杀死,就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炎症风暴”。




病毒的多少,病毒的分布以及人体在病毒感染下的反应,随时间推移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会低热也会高热,会觉得发冷也会觉得发热,还会忽冷忽热,有时晚上发热,有时下午发热,有时上半身热下半身冰冷。在受过严格训练的中医眼中,疾病永远都是处于变化之中,而非一成不变。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新冠病毒感染者会有七天左右的症状轻微期,七天左右有人会突然加重,有人会痊愈。


在《伤寒论》中,对此早已有细致的分析,曰:其不两感于寒,更不传经,不加异气者,至七日太阳病衰,头痛少愈也;又曰:若过十三日以上不间,寸尺陷者,大危。所以虽然都是感染了同一种病毒,有人则安然无恙只略有不适,而有人则危及生命。


对免疫力的崇拜信仰,在一个个青年壮年以至于医生的殉职中破碎。这是什么原因呢?保持追问是科学最基本的态度,百分之几的致死率,百分之几的危重患者,这些数字除了带来恐慌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是什么在影响病毒的活性,身体是如何与病毒的互动?




两感于寒】是讲病毒的传染途径在浅表还是会深入体内。传经是指六经传变,病邪深入脏腑和身体正气邪气的消长,也可认为病毒引起的免疫反应是过强还是过弱。现在我们知道免疫过强过弱都对病情不利,起决定作用是影响免疫的能量代谢机制。异气为不复感寒、感风、感湿、感热、感温,寸、尺脉陷者为阳气大哀,身体能量被疾病耗尽,所以大危。


新冠肺炎武汉死亡率超高一方面是医疗挤兑,更主要是寒、湿的异气叠加在病人身上,造成了疾病的恶化。对如此繁杂而异变的过程,中医在治疗时,虽是一种疾病但不能只能一方一药,而是一整套方案。根据病邪的特性,六经的传变,异气性质而针对性施用方药,与西医的一病一药是完全不同,这是认知方法论的不同。


西医从物质入手研究成分,所以西医开始是线性机械模式。中医是从能量着手,能量是生命的初始本质,而物质是基于空间与时间的能量存在形式。所以最后中医西医会有一个重合,现在西医也己开始进入能量医学的探索。


    至于让西医束手无策的无症状带病毒患者,在我们中医眼中是都有迹可循的。曾与中心医院的医生沟通,他们认为的无症患者,在我们看来是有明显的症形:全身拘紧、颈部僵硬、口味改变、鼻干、咽干、口干、小便不利、乏力和脉象异常浮或弦等,这些对于中医来讲都是病变,都可以开始干预,而不是非要等到发烧、咳嗽、呼吸困难时才去做。


所以用西医的认知方法,以“一病一药”而设计的“双盲试验,来验证中医的“一证一方”是明显的不合理。


设计出针对性符合中医方法论的双盲试验才是科学的态度,而不是反其道而为之,用一病一方去做所谓的科学试验。这不但有违中医思维,更有违科学理念,只会造出更多的“双黄连”之类的“神药”。


 科学一直在进步,我们也在渴求真理,质疑永远是不为过的,医生可断人生死,本当严谨。




我们欢迎各路大神来监督和鞭策,可能由于中医一直是骗子的重灾区,所以让众多人士寒心变成中医黑。不过没关系,危机就是转机。只要不迷失方向,中医人自身强大起来,治病有疗效,中医一定会走出自己的科学之路!


现在的科学理念已经与五四时期的科学背景完全不同,中医的谜底就在眼前。用一百年前的科学教条生套日新月异的文明发展这就是耍流氓。


中医人更应当拥抱科学,找出科学的验证手段,而不是当一遇质疑就打悲情牌,该讲科学时候搪塞大谈文化,和你讲文化你讲哲学,和你讲哲学你讲政策。 二千年没有进步还在吃老祖宗,这也一样是耍流氓!


下一篇给大家讲讲中医如何耍流氓,而且一耍上千年

                                                                                 瑞博同义堂中医门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