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抗糖之旅

小小瑞 2018年01月15日

导读:罗旭(化名),男,41岁,患有糖尿病8年。治疗前空腹血糖是17.23毫摩/升,糖化血红蛋白高达12.1%,甘油三酯是3.97。经过治疗后,不用服用任何药物,血糖值基本稳定在正常水平,空腹血糖降低至7.79毫摩/升,糖化血红蛋白减少3个百分点,甘油三酯降低至1.97,并且体重从原来的肥胖减轻到正常健康范围。一直以来困扰他的呼吸中断症有明显改观,打呼的次数和呼吸中断间隔时间都大幅度减少,同时睡眠质量有所好转。

2016年似乎过得比往年快了些,一转眼到了炎炎八月。

这个八月带着潮湿的热浪迎向每个人的心头,但与此同时伴随七夕的热浪又带来了沁人心脾的爱意。

“开车的时候,我老婆特别担心的坐在旁边,她不敢打瞌睡的,随时盯着我,觉得我眼神呆滞的时候,就开始跟我说话提醒我了。”

罗先生由于工作辛苦加上家族糖尿病史,让他没法逃过成为“糖人”的命运。08年时他在华西医院需要做一个治疗呼吸中断症的手术,术前检查结果出来后,被诊断为糖尿病,不仅手术没办法进行,还开始了漫长的抗糖之旅。他自己回忆早在05年时身体就开始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反应,会经常性的疲惫,开车多次追尾,一个红绿灯的时间就可能睡着了。他曾开车上高速公路,开了15到20公里的样子就睡着了,车子左侧全部刮花,还好惊醒及时打回方向盘,才幸免躲过一劫,没有造成生命危险。


有时睡眠不足,一觉醒来脑干处剧烈疼痛,像是缺氧一样,我老婆怕我血管会爆掉,她就会和我说:“醒了别忙起来,缓一缓,先呼吸一下,再起来。”

罗先生从事电子商务工作,经常工作到18个小时以上。大概从2000年开始都是凌晨2~3点左右睡觉,每天早晨8点准时起床,几乎不会睡懒觉。久而久之,他感觉整个身体都很疲倦,特别容易累,爬楼梯最多两三层就腿软。长期睡眠不足加上身体疲倦让罗先生也是苦不堪言,脑干处经常性的疼痛,在医院也做过检查,结果是血氧饱和度不足只有60%,而正常人是95%。


治疗后,睡觉时呼吸中断的次数比原来少了很多,我老婆都是在旁边帮我数,我差不多十一二点睡觉,她给我数到两点。

罗先生是经过朋友介绍来参与治疗的,当时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大概治疗到一周左右,他的身体就有了明显的改变。他发现每天早晨起床嘴里的浓痰没有了,常年不通气的鼻子开始顺畅呼吸,睡觉时呼吸可以用鼻子而不是只能用嘴巴,连体重都开始每天下降一点点。更让他开心的是自己的呼吸中断的现象减少了,虽然睡觉还在打呼噜,但是打呼噜的次数和呼吸中断的时间都有所减少。在此之前,罗先生曾在医院检查的结果显示,他睡觉一夜呼吸中断300多次,最长呼吸中断长达2分钟,是常人不敢想象的数字。


罗先生为我们讲述了自己患病的经历,字里行间流露出他珍惜老婆的点点爱意,一件件小事儿堆砌都是抗糖路上的艰辛与甜蜜。

这个七夕把罗先生的甜蜜抗糖故事分享给大家,希望每一个糖友们都可开心起来,快乐起来,我们始终为着Ⅱ型糖尿病患者不懈努力着,始终坚信我们在爱的呵护下会越来越健康。每一个人都有大声说爱的权利,要对自己说加油,说坚持。要坚定一切都会过去的,即使不是在明天。